首页 > 新闻爆料 > 正文

俄共主席:戈尔巴乔夫应学习邓小平的做法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3-07 22:12:49

德米特里·格奥尔吉耶维奇·诺维科夫1969年生于俄罗斯远东哈巴罗夫斯克市。任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成员、书记,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获得历史学副博士,专业为俄国历史。

4月22日,俄罗斯圣彼得堡,俄共成员纪念列宁诞辰144周年。

原标题:俄共二十五年:“谁也不知道通往山顶的路究竟是哪一条”  

首席记者赵忆宁 莫斯科报道

诺维科夫:非常欢迎你们的到来。现在俄共的主席是久加诺夫,第一副主席是奈津尤里维奇,他的副手是伊万·伊万诺维奇,他目前担任俄罗斯国家杜马第一副主席,主管国际联络,当然也包括和中国共产党的联系。俄罗斯共产党和中方经常见面,也接待过中国的代表团。最近的一次是在去年春天,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所的所长来访,他在这里提了很多问题。对你们的到来,我深表感谢,也非常愿意回答你们提出的问题。

13万党员的“影响力第二大”政党

《21世纪》:我们希望了解一些俄罗斯共产党目前的情况。

诺维科夫:俄中两国共产党在1995年就签署了两党合作的协议,今年秋天俄共主席准备访问中国,将协议续期。从党员的人数看,俄共现有13万左右的党员,遍布全俄。不过政党的影响力还是由在国家机关中工作的人数多少,以及位置是否重要决定。当然我们还有地区党。目前来看俄共是俄罗斯社会上影响力第二大的政党,但还是比不上统一俄罗斯党。从国家政治高层来看,今年俄共在所有450名国家杜马议员中占据92个席位,而上一届(三年前)只有57个,这表明俄共相比以前正在不断壮大。在地方上俄共也有许多居于高位的党员,有600名党员是地方联邦杜马议员,还有9000名党员在基层地方政府中任职。

《21世纪》:俄共党员目前是否有担任州长职位的呢?

诺维科夫:俄联邦各州的州长是由总统直接任命,绝大多数都是执政党俄统一党成员。之前有一段时间弗拉基米尔的州长是俄共党员,因为那时候还是选举制度,现在是任命制度所以就基本上都是统一党成员了。现在有少数州实行州长选举,有的州长则是通过任命。在今年秋天不知道是否能够在瓦洛托夫州通过选举产生我们的州长。另外,在托姆斯克州我们也有很好的政治土壤,总统不知道是否能考虑当地发展等情况让我们的党员做州长。还有托奥尔洛夫斯州是久加诺夫的家乡,在那里俄共的根系比较强大,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21世纪》:俄罗斯共产党员是否有人在俄联邦政府的15个部门任职?

诺维科夫:在俄联邦政权机构,政府及各部委,我们没有官方代表。我们的政府构成不是由国家杜马委员来决定,一般人事任命是由执政党决定,重要成员是总统任命。现在俄罗斯几乎就是一党制,基本就是俄罗斯统一党执政。在地区,之前是选举制度,我们还有自己的州长在度尔斯克州和弗拉基米尔州。但是现在都是由总统垂直任命,在斯马林斯克州我们现在有一个副州长。

实际上,州长是国家权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不能代表某一个政党的利益执政,而是需要执行克里姆林的决议,为联邦主体工作。所以州长这一职位在理论上就会跟党产生分歧。如果州长执行我们的计划任务而不执行克里姆林宫的,那么他就难有好的行政前途。所以在我们党内也会有激烈的讨论,到底哪些职位有发展党员的意义,哪些是没有意义的。

《21世纪》:俄共经历了重建的过程,一定非常困难?

诺维科夫:俄共从1992年开始重建,正如你的问题,重建之初情况非常艰难,当时,在2000年之前党员人数减少的很厉害,很多人因为出于对不利舆论的担忧和对个人前途的考虑而选择了退党。但是在最近5年,党员人数和党的影响力开始回升,不仅仅俄共在国家杜马的席位增加到了92个,参与党的活动的人数也在增加。我们的主要主张是保持前苏联时期的科技、教育基础,医疗等社会保障水平;同时反对外国资本、私有资本侵吞国有财产,即反对私有化。

《21世纪》:俄罗斯共产党成立于1990年,苏共被解散是在1991年,请教一个问题,俄共和苏共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诺维科夫:您提出的这个问题很好。前苏联有15个联邦共和国,包括乌克兰、格鲁吉亚等。苏联解体前除了俄罗斯之外,所有加盟共和国都有自己的共产党组织,都是苏共的分支。但是在俄罗斯却没有共产党组织。因为在斯大林时代,俄罗斯被认为是苏联最重要的主体,被认为是最接近领导核心的,所以没有特别建立共产党组织,当时觉得没有必要。

《21世纪》:苏共解体带给你们的最大的教训是什么?你们如何认识和利用这个教训?

诺维科夫:俄共是马克思主义者,我们要辩证地看问题。我们认为苏共解体主要是主观原因造成的。有人说前苏联解体是经济上的客观原因造成的,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是主观原因造成的。首先前苏联的危机不是接受社会主义造成的,而是拒绝社会主义造成的。在上世纪80年代,前苏联的经济发展还是很好的,科技也很发达。所以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们如果主观上不放弃社会主义的方向,暂时的困难是完全可以克服的。

当然,除了需要在主观上坚持社会主义,我们还需要能够更好地实现自我保护,要有坚定的信念,要做好干部选拔和大众信息管理工作,最重要的是对人民的意识形态进行巩固和保护。

“纠正错误做法,而不是彻底否定”

《21世纪》:建立俄罗斯共产党最重要的背景是什么?

诺维科夫:当俄共开始建立时,戈尔巴乔夫的转型政策使得俄罗斯出现民族主义浪潮,各共和国开始提出自己的民族主义纲领,人们要求平等。当时人们提出疑问,为什么俄罗斯没有共产党?1989年,戈尔巴乔夫并不清楚苏联的具体情况,选择了错误的道路。但是人民内部有一个声音,需要建立共产党组织,建立共产党是为了和其他地区的共产党加强联系,巩固国家的政权。到1990年,我们开始了俄罗斯地区的共产党组织的建设,但是1991年苏联解体了,解体后俄联邦政府禁止共产党组织的一切活动,到1992年宪法法庭才允许共产党活动,于是我们得以恢复,并举行了俄共第二届代表大会。

《21世纪》:俄罗斯共产党与苏联共产党之间是否有理论上的一致性或者继承性呢?

诺维科夫:苏共和俄共有着共同的目标。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执政党,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取得执政地位,然后构建社会主义。在俄罗斯之所以举步维艰,就是俄罗斯之前没有完善的共产党组织。我们要恢复自己的权利,保护前苏联的历史和成果,保护我们的财富,继续前进,然后取得胜利。

《21世纪》:十月革命后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创新,它不同于西方特别是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安排。随着苏联的解体,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没能进一步展现出来。但是,中国60多年一直坚持自己的社会主义道路的创新,改革开放以来又不断地完善。

诺维科夫:正如你们所知,苏联解体后,这里的共产党经过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也承受过很多争议:就像有人说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是虚假的,不会成功,也没有未来,社会主义已经倒下了。但是我们俄共认为,社会主义当然有未来也有希望,请看我们的朋友中国共产党就是一个好例证,中国是一个有着13亿人口的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不仅仅是俄共的朋友,也是我们俄共的希望所在。

我将一些俄共会议文件提供给你们,这些文件包括我们进行大量的研究成果。我们的研究主要有两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苏联成立之初的20年,即1917-1937年这20年,回答苏联经济是如何取得快速的发展;第二个时期是苏联解体之后至今这20多年,俄罗斯是如何衰落的。我们对经济、文化、人文、社会等所有数据作了详细的研究。最近20多年来,如果排除石油、天然气产业,俄罗斯的经济一直在不断地衰落。

《21世纪》:是的。俄罗斯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的数据也显示,过去十年间如果排除能源产业,俄罗斯的实际经济增长率就不像看上去的那么高了。(注:俄罗斯2013年实际经济增长1.3%,而工业生产增速仅为0.1%)。

诺维科夫:当年戈尔巴乔夫曾经认为前苏联经济发展太慢,而前苏联时期平均每年GDP增长有4%,但是这个4%的增长不是靠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产品,而是工业、服务业、农业的增长。经济增长率4%已经是很不错的数据了,在今天根本就达不到。最近20-25年,国家三分之二的工业和一半的农业荒废了,农业包括种植和畜牧业。从回顾历史及其教训来看,第一,我们的选择是错误的;第二,让美国得以主导世界的普世价值观是错误的;第三,给在之前信任苏联的社会主义同盟国家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对于中东、中亚、乌克兰等地区和国家而言也都是巨大的经济损失和文化传统的损失。

《21世纪》:您是否注意到,习近平总书记在讲到中国道路的时候,认为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割裂。

诺维科夫:送给你的这张光盘,是俄共主席久加诺夫在俄共七十周年纪念时的谈话视频,时长有16分钟。他在发言中认为戈尔巴乔夫对苏联制度、历史包括苏联建设所取得的经验加以全盘否定是极大的错误,戈尔巴乔夫应该好好研究和学习邓小平的做法,像邓小平纠正毛泽东的错误做法而不是彻底否定毛泽东及其时代一样,努力去纠正苏联以往各个时期所犯的政治错误,而不是全盘否定苏共和苏联历史,虽然在前苏联时期发展道路上确实存在问题。

正如中国人说的“摸着石头过河”,就像我们在山林里行进,你的目标是到达山顶,当然,谁也不知道通往山顶的路究竟是哪一条,但是我们明确了前进的方向,这个方向就是社会主义,当然就要不断地探索,走过的每一条道路包括弯路对于今后更加准确的定位都是有意义的。

《21世纪》:您多次访问中国,也熟悉中国共产党,谈谈您的感想?

诺维科夫:俄共希望中国可以保持经济增长,这是最重要的基础,同时妥善处理国内的民族问题,防止出现和激化民族矛盾。

我们希望社会主义中国继续保持成功的发展,也友情建议中国注意防范一种与改革开放相关的风险:中国为保持经济增长,开放市场、引进技术,但是在引进西方资本的同时也难免会受西方其他方面的影响,同时国内也会存在腐败问题。这是一对矛盾。我们相信中国能处理好这当中的关系。

《21世纪》:俄共目前是否有通过关于过去20多年历史的决议?对这段历史做一个总体性的评价?

诺维科夫:最近俄共十五大刚刚闭幕。我们修改了党的章程,并决定将大会由4年一次调整为5年一次,因为除了代表大会我们还有相关的国家杜马层面的会议。这是大会的会议资料摘要,送给你们。我们有定期出版的文献集,内容是党的代表大会的主要决议。我们还有久加诺夫在国家杜马的讲话稿合集,内容涉及俄罗斯新政府、南斯拉夫解体以及乌克兰危机等重要问题;还收入了从1998年开始的重要决议以及俄罗斯加入世贸组织以后至今的各项建议。

这一文集昨天刚刚出版,还没有发行其他文字的版本。俄罗斯共产党与世界很多国家的共产党关系很密切,所以我们现在提前在网上发布了一些这本书的内容,主要是英语和西班牙语。

总统大选和国家杜马“多数席位”

《21世纪》:俄共关于未来设立的目标是什么?是争取与现在的统一俄罗斯党竞争?合作?也就是联合执政?

诺维科夫:与统一俄罗斯党联合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的发展道路不同,他们想要的是有产阶级,文化和意识形态都不同。但是我们可以争取发展多党合作的模式,在某种特定情况下也可以进行合作。当然在90年代也就是叶利钦执政时代出现经济危机时,因为经济滑坡,我们建立了多党合作的机制。但是和统一俄罗斯党联合不是我们的目标。对俄罗斯共产党来说,最重要的是胜利。

《21世纪》:“胜利”的含义是什么?

诺维科夫:胜利就是要赢得总统竞选、赢得国家杜马的大部分席位,将俄共的纲领、目标作为俄罗斯经济社会建设的基础,迈向社会主义国家,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在之前的俄共十四大上,我们党内进行了关于国家杜马席位的讨论。在俄罗斯要通过一项法案,需要国家杜马220多个席位的同意,我们目前还达不到这个水平,下一步我们要在国家杜马中争取更多席位,然后竞选总统席位,在俄罗斯自上而下实行我们的执政理念,建立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21世纪》:最后一个问题,俄共为扩大影响采取哪些方式或者怎么做?

诺维科夫:我们扩大俄共影响力的机制主要是把议会和非议会的方法结合在一起。一方面在国会等立法机构的斗争中,出台民生问题法规,为妇女、人权等进行斗争。另一方面积极与社会团体合作,包括文化组织、共青团组织、人权组织、妇女组织等。我们还参与一些国际间社团的活动,例如参加国际妇女联合会议、国际劳工组织会议等。

另外,我们还注重通过媒体进行宣传。我们党出版发行100余种报刊杂志,平均每个州(俄罗斯一共有92个州)还不止一种。其中最重要的报纸是《真理报》。近一两年来我们还通过创办网站、开通电视频道、通过网络电视进行信息传播。我们有时候还放一些中国的电影,因为我们跟上海那边有联系,获取了有关中国共产党历史的电影进行译制,然后在我们的频道上放映。(编辑衣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