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爆料 > 正文

大北农董事长之妻在美被捕 5员工上演种业谍战片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3-11 15:36:48

原标题:大北农董事长之妻在美被捕 5员工上演种业谍战片

见习记者彭小东上海报道

上市四年的大北农(002385.SZ)最近遇到了麻烦。

据路透社及美联社报道,因涉嫌共谋从美国种子公司窃取商业机密,大北农董事长邵根伙之妻莫云已于本周二在美国被捕。

包括此前被捕的大北农国际商务部主管、莫云弟弟莫海龙在内,目前共有7名中国公民被起诉,其中有5名是大北农员工。他们均被指控盗窃自交系玉米种子,以便把它们运往大北农的子公司北京金色农华种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色农华”)。

“我们也是从网上看到的消息,此前内部没有传言。”金色农华的一位员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他们耳闻莫海龙被捕的消息,但莫云涉案也是刚刚听说。

“玉米起源于美洲,我们中国不是起源中心,很多特异性材料是没有的。”从事玉米育种研究的一位技术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欧美国家非常重视知识产权,“这种特殊材料一般是带不回来的”。

据了解,中国如需引进国外种质资源,可通过中国农业科学院国外引种中心进行,但也有严格的检疫审批程序。

截至发稿,大北农方面尚未发布相关公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未能与其取得联系。据一位接近大北农的人士称,下午一直与大北农方面沟通,目前还未获得相关回应。

一家网络媒体人士3日下午称,大北农高管正在开会商议此事,将视事件影响来决定是否发公告。

董事长妻子涉案

据美联社报道,莫云于本周二被捕,而其弟弟莫海龙早在去年12月就被检查机关控制。他们援引美国检察官尼古拉斯·克兰费尔特的话说,有美国合法居留权的莫海龙是在其居住地迈阿密被捕的。

被公开的部分庭审记录显示,整个窃取及抓捕过程颇像一部间谍小说。

最早是当地有人发现有中国男子在美国中西部的玉米地里跪地匍匐前进,偷取玉米穗。美国联邦调查局获悉后,经法院许可窃听了该男子手机,并在金色农华董事长租来的汽车上安装了窃听器。

“当这些人在中西部农村周围开车转悠、在玉米地附近停车并从艾奥瓦和迈阿密的交易商那里购买成袋种子的时候,联邦调查局还在其车上安装了GPS跟踪设备,并对他们进行跟踪。”美联社相关报道称,这些人将种子藏到得梅因附近的仓库,最终将其带到位于伊利诺伊州蒙尼的农场。该农场于2012年3月被金色农华买下。

“当时我们听说过这个消息,但后来不了了之,也没有后续报道。” 前述金色农华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内部很少议论此事,目前也未收到相关指示。

据外电报道,上述七名中国公民中的叶建和李绍铭原计划乘飞机从芝加哥回国,但被美国联邦调查局跟踪,并最终在美国海关处被搜查。玉米种子被叶建军藏在其衣服口袋的纸巾中。

另一位中国公民汪磊飞到佛蒙特州的伯灵顿,租了一辆车开往加拿大。联邦调查局通知了边境特工,并找到了他。美联社援引法院文件称,44袋玉米种子被藏在汽车座椅下方及其行李中。

种业营收大幅下滑

大北农于2010年4月9日登陆深交所,是以饲料、动保、种业、植保、生物饲料、种猪六大产业为主体的科技集团。

而金色农华是大北农旗下子公司,是一家全国性大型种业科技企业,拥有全国农作物种子生产经营许可权,目前主营玉米、水稻、棉花、油菜等品种。

既然具有种子生产经营许可权,金色农华工作人员为何会被指控窃取玉米自交系种子呢?

前述从事玉米育种研究的人士说,因为国内没有特定的玉米种质资源,如果培育特异性状的玉米品种,必须要有这种基础材料。

其实国内也有类似现象发生。“市场经济情况下,国内一些小公司本身不搞育种,但是每年都会去海南、西北等基地,‘整’一部分来。”一位地方农科院玉米所的研究员说,自交系“拿”回来以后才能育种,这是一个必要条件。

该研究员说,我国在这方面与以往相比更加重视了,“不论是参加国家试验还是省试验,都会做一个DNA检测”。他称,中国的企业如果从正规渠道获取国外种质资源,可以通过中国农科院国外引种中心操作,但要经过严格的检疫审批等程序。

前述从事玉米育种研究的人士说,确实可以从正规渠道引进种质资源,但那“都是别人几十年前搞的”,仍然竞争不过欧美地区。

从大北农年报看,公司也在为玉米种质资源做进一步努力。包括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核心原材料资源,在集团层面建立玉米采购中心,与重要原材料商开展战略合作,开展进出口贸易,争取玉米进口配额等。

据了解,大北农对种子业务颇为重视,其此前业绩主要由饲料和种子“双核”支撑,但目前已是饲料业务一家独大,种子业务大幅下滑。

据大北农2013年报,公司去年饲料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已达94.55%。当年其饲料销售额为156.76亿元,比上年增长63.09%。

与此同时,大北农种子业务迅速萎缩,2013年,其种子销售额为4.37亿元,比上年下降25.47%,仅占主营收入的2.63%。其中玉米种子销售收入1.38亿元,同比下降40.43%。公司解释称,这是受市场上种子供求失衡,套牌种子冲击等因素的影响。

大北农董秘陈忠恒在一次券商策略会上坦陈,公司种业这几年表现“不大好”,但未来种业在大北农的位置仍旧很重要。

7月3日,大北农股价报收于11.52元,下跌3.44%。(编辑卜坚郑世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