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爆料 > 正文

浙江当地支行长年薪百万普遍 一线业务人员月薪3000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3-11 15:36:57

原标题:支行长落马潮背后逻辑

本报记者李伊琳上海报道

“这一波出事的,为什么多为支行行长?你有感受到这股金融反腐风吗?”

“‘反腐’两字,用在银行系统上,是否合适?”对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提问,某股份行长三角区域内的一名支行长未答。迟疑片刻后,又如此反问。

不管银行业人士是否愿意,金融业反腐风暴已刮入银行业系统。

支行长密集“出事”

近期,支行长们密集“出事”。

6月15日,原北京农商行平谷支行行长韩立峰,因多次收受房地产公司贿赂共1300多万元,被北京二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

6月13日,建行浙江绍兴城西支行行长陈惠君,涉嫌非法集资3亿元被警方“控制”。建行称其在被捕前的5月13日已提交辞呈,并获批准。

6月11日,安徽阜阳银行一支行副行长坠楼身亡,警方认定自杀但原因尚在调查中。

更早前,原工行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支行长吴越,曾收受温州商人林春平的好处,帮林贷款“方便”,搭干股分红32万元。后因林春平“收购美国大西洋银行”谎言被拆穿,东窗事发,吴越被判有期徒刑10年6个月。

这些仅是不完全梳理公开信息。近期又传出,工行温州分行永嘉支行副行长被当地检察院带走调查。

这位被带走的副行长赵某是同事眼里的“能人”。一名曾与其共事过的工行在职客户经理介绍,赵某是80后,“短短两年间从二级支行副行长,上升到一级支行行长。”赵入职工行以来,曾任温州市一支行信贷科科长,瓯海梧埏支行(二级支行)副行长、行长等职务,2012年提拔到永嘉县支行任行长助理,后转为副行长,分管公司业务。

“这是曝出的最年轻的支行行长之一。”当地一名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说,上月,赵某在湖州市长兴县开会培训期间,被温州市检察机关带走。此事可能涉及其在瓯海梧埏支行任负责人期间,与涉嫌接受客户贿赂、非法集资等有关。目前尚在调查中。

支行缘何“失度”

为何落马密集出现在银行系统的支行长一环?

“我现在虽然在职,但几乎每天过得胆战心惊的。”某股份行温州地区的一位支行长感叹,根据银行的机构设置,支行几乎承载了所有的业务、风险等压力,“责任越重,相对权力也会大。”

以温州为例,2011年以来,随着温州民间借贷危机金融风波的爆发,随着监管机构及政法系统对不良资产处理和打击逃废债力度的加强,一批有金融从业人员参与的金融刑事案件,逐渐浮出水面。

当地司法机构不完全统计的数据显示,2011年局部金融风波以来,温州至少有50名银行业人士因违法违规被处理。其中,包括十几名银行高管。除了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外,还涉及违法发放贷款、贷款诈骗、非法经营、职务侵占、受贿等罪名。

一名当地金融监管机构人士认为,“国内不少银行还是官场文化,任人‘唯亲、唯派、唯金’”。

“一年比一年压力大。”一名原地方法人机构银行的支行长透露,近期不良率抬头超出预期,银行一方面抽贷、押贷和惜贷,一方面贷款总量考核指标却一成不变。这名支行长今年被调换了岗位,等于是降职了。他的月薪已遭腰斩,差别数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对法人机构在浙江的多家银行的调查中发现,银行从业人员薪酬两极分化严重。当地支行长以上,年薪100万者比较普遍;而支行长以下,目前的经济环境,不仅展业压力大,且有时正常的休息时间都无法保证。多名一线业务人士的工资收入,月薪不到3000元。

伴随着考核压力,一些银行由于自身对产品设置的创新能力不够,导致对员工的任用讲求能力之外的“社会关系”。

“这股官僚之风是应该清清了。”某国有银行浙江省内一家支行行长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吐槽”。 由于在信誉、品牌方面的劣势,及浙江民营经济发达导致贷款需求远胜于存款,小银行“吸存”非常困难。

解决之道,一方面是总行将一些地区存款多、贷款少的信贷额度加以调配,以适宜存贷比监管要求;一方面则依靠“以贷拉存”来造血。

尤其是支行长层面,为了存款,为大客户鞍前马后地服务。如此一来二往,行长和大客户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有时为了帮客户融资,“失度”就水到渠成了。一旦经济低潮,一些打信贷政策“擦边球”的项目资金问题浮现,这批裸泳者就会在退潮时“走光”。

“环形风暴”逻辑

银监会网站显示,6月8日至9日,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到访浙江绍兴银监分局。随着尚福林的莅临,浙江银行业系统留下了一团无形的压力。

“实际上,尚福林到浙江,还针对区域内的银行风险考评等做了考察。”浙江金融监管机构一名工作人员称自己接到了上级的一些相关指示。

绍兴银监分局是尚福林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联系点,同时也是中央第12巡回督导组的联系点。

多名浙江区域内的银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最近,又一次收到了党政机构发放的防“四风”通知。比如,今年春节以来,禁止党员干部组织和参与“酒局”、“牌局”问题活动;还对单位内部食堂大吃大喝等问题开展监督检查。

一名国有行一级支行副行长说,区域内监管系统组织的“防控反四风”等活动进行了好几次,“风控是重中之重。”

一名城商行支行行长打开系统,发现这两个月来,关于此类“整风活动”信息不下18条,从年初的党组成员向全行的普通员工层面普及。

“这种力度是此前我没见过的。”当地一法人银行的人士感叹。事实上,这股风暴,刮开的是上下对流的环形风道,让银行系统的内部问题体系层层剥开。

有舆情研究机构通过对农业银行副行长杨琨、烟台银行董事长庄永辉、邮储银行行长陶礼明等高管落马事件的观察,剖析银行高管落马系列案件的舆情脉络,认为银行高管落马多个案例显示,银行体系风险管理暗藏危机。

今年6月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显示,国家开发银行纪委书记周清玉在国开行纪委扩大会议上强调,要开展员工行为排查,集中整治机关作风,严防腐败向信贷领域渗透,严控信贷资金和人员出现风险。